小说520 - 玄幻小说 - 富仙传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南荒异象

第九十九章 南荒异象

        落辰从墨沉那里回来后,苦苦等待出战任务。在他等待的这段时间,一件影响整个战局的事情正在发生。

        弦城外三十里的邪道阵营,弧形半包弦城,与弦城形成望月之势。

        一间大型帐篷中,三个人正在秘密交谈。

        主位上坐着一位身材魁梧的巨汉,身形比普通人高出两头,配上凶狠长相让人望而胆寒。下手坐着一位灰袍白发的老者和一位青衣少年。

        巨汉看着少年说道“祝宗主,你们合欢宗的护营大阵开启了吧?”

        “屠道友放心,就算正道大举来攻,阻挡个把月不成问题。不过,我们长时间假攻真守,迟早会让那边的元婴修士起疑,不是长久之计啊!”少年说起话来语气苍桑,其真实年龄远不是表面上那样年轻。

        巨汉点点头没说什么,而是望向白发老者“苌道友,贵宗主那边怎么样了?”

        “掌宗师兄和另几宗的元婴道友正主持“八荒魔焰旗”破阵,之前收集的血库已经耗尽,他们就地取材猎杀高阶妖兽,炼血续旗。可惜那个上古大阵也只是略有松动,不知何时能够破除,如果一直这样大量灭杀妖兽,早晚会惊醒那几头蛮荒古兽。”

        “那不是什么上古大阵,而是上个界面才有的奇阵,南澳最厉害的阵法大师都尝试过,找不出破阵之法,只能尝试用你们血宗的“八荒魔焰旗”,用笨办法消磨此阵,希望有所突破!”

        少年犹豫了一下说道“屠道友,我们一边把正道挡在南荒以北三百里外,堵住进南荒入口。另一边还要集中力量破阵,人手过于分散,一旦让他们发现什么端倪突然反扑,还真不好招架,不如……”

        巨汉摆手道“能拖多久是多久吧,真到那个时候再说。谁能想到那个上界奇阵如此难破,号称能破万阵的“八荒魔焰旗”,焚烧三年只是撼动一些!”

        巨汉刚想再说些什么,脸色一变对着帐外朗声说道“卧龙老鬼——你都一把年纪了,还改不了偷偷摸摸的臭毛病!”

        一个苍老的声音徐徐传来“屠老魔口下还真不饶人,你们这么大一个防护阵挡着,我动静大点儿,还不把你们这些徒子徒孙折腾成一锅粥,找你屠老魔商议事情,还让你给说成是偷鸡摸狗!”说着话一个银发老者和一位素衣少妇步入帐内。

        被称为屠老魔的巨汉不满的说道“我们双方大战当前,你们深夜来访不觉得太唐突?”

        被称作卧龙的银发老者笑着说道“屠老魔,咱俩也别拐弯抹角的藏着掖着,我和华夫人刚从南荒回来,想和你谈谈南荒的事。”

        听到“南荒”两个字,屠老魔脸色一变闭口不语。

        卧龙不以为意地继续说道“南荒那个上古大阵你们应该破除不短时间,进展看上去不怎么样,我这里倒有一些破阵之法想与你合作。”

        “有什么好合作?”

        “我们双方合力一起破阵,里面的东西平分你看如何?”

        “做梦!那处秘境是我们发现,为什么和你们平分?”

        “别急呀,商量着来嘛。现在我们正道各宗全都集结在弦城,而你们大半的元婴修士可都在南荒。大战一起你们可是拦不住多久!再说,里面有没有宝物还尚未可知,何必先撕破脸!就算有,单靠你们一方也啃不下。既然是南澳修仙界出现的秘境,我们双方皆可进入探寻,你们一方也独霸不了!”

        “说的倒轻巧,我们耗费那么多的人力物力,还未得到丝毫好处,你们蹦出来就想分走一半,简直是做梦!想要决战就放马过来,我们什么时候怕过你们。想捡现成——没门!”

        屠老魔明显不是擅长沟通之人,一言不合就想开打,这时,一个结丹弟子着急忙慌的闯了进来,看了眼屋中阵势,想要回报又不敢开口。

        祝宗主眼睛一瞪怒道“什么事情晃晃张张?”

        来人结结巴巴的说道“回禀宗主,南边出现惊人天象。”话音刚落,屋中众人身影一闪,瞬移到外面。

        只见南荒方位,一道笔直细长的淡淡光影直通天地,久久不散。

        众人异口同声说道“异宝出世!”

        屠老魔喃喃道“难道大阵破了!”对祝宗主和苌姓老者说道“你们固守阵营,我去南荒一趟。”说完化作一道黑影向南荒方向射去。

        卧龙也急忙对素衣少妇说道“华夫人先回弦城主持大局,暂时不要开战,我随屠老魔去看个究竟。”

        ……

        弦城之中同样看到南荒传来的天象,红色光柱矗立在天际一个时辰之久,才慢慢变淡消失。整个弦城都在议论是什么异宝出世!

        落辰心里却想,这种能引起天象的宝物出世,哪是他们这些中低阶弟子能染指。正邪两方的老家伙们,千万别因为贪图宝物连仗都不打了!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十天后,正道各宗宣布停战,让各宗弟子回宗待命。

        邪道大军同样迅速撤离。

        这个结果超出所有弟子意料,功绩榜上的弟子心思各有不同。大战突然中止,功绩榜上的排名还算不算数?成了排名前十弟子担心的事。

        三个月后,各宗公布出结果:南荒天象不是异宝出世,而是一处秘境现世,正道和邪道将携手共同探寻秘境。功绩榜前三百名的弟子有资格参加,根据在秘境所得的宝物换取相应功绩点,之前所得功绩点依然有效。秘境试炼一年后,功绩点排名前十仍然能够得到宗门奖励的化羽丹。由于秘境中未知凶险巨大,不愿意进入秘境的弟子,可以按所得功绩点换取宗门奖励。

        这个结果对于落辰来说喜忧参半,好的方面是还有机会,坏的方面是未知危险不可控。

        原来,当日卧龙和屠老魔赶到大阵地方,发现异象正是从大阵中发出。异象消失后,大阵突然有了变化,在大阵一侧出现一个入口,而入口只有结丹期以下的修士才能进入。入口上方写着几个古文大字,一个精通古文的元婴期老怪认出是“试炼场”。屠老魔安排在场的筑基弟子,进去探查秘境内情况。结果进去几十人只出来几人,不过对里面的情况也有了一个大概了解,里面确实是一个分层试炼的秘境。闯过第一层的弟子,会见到另一个入口和一个传送离开的传送阵,虽然不知道秘境共几层,应该是个试炼之地不假。

        这个结果让邪道高层大失所望,费尽心计以为发现一处宝藏秘境,会有一些对元婴修士大有用处的奇宝,然而惊人异象只是开启试炼秘境入口的信号。值得安慰的是,出来的弟子中有人在里面得到一些千年灵药和火晶石。见到这些对元婴修士大有用处的宝物,元婴老怪们再次有了信心。

        在场的卧龙与屠老魔交涉,正道筑基弟子也要参与探索秘境,不然的话重启大战,邪道一方也别想独得,大不了惊醒那几头上古蛮兽,谁都落不到好处。

        屠老魔也清楚,既然藏不住独占是不可能,当然也不会轻易答应。最后两方高层经过讨价还价达成共识:同意正道筑基弟子进入秘境试炼,所得宝物归各宗所有,但是,每个进入秘境的弟子须向邪道交付五百块中品灵石,以弥补邪道这些年花费在秘境上的损失,收取期限为一年。

        邪道虽然狠狠宰了正道一刀,也只能认了,毕竟邪道这几年确实花费不少灵石在秘境上面。

        正道各宗高层也会算计,大战刚开始就结束,如果按现有排名功绩榜派发奖励,对大多数弟子有失公允,但是不予兑现,有损大宗门颜面。让进入秘境弟子自行承担所交灵石,成了两全其美的方法。

        双方高层都清楚,此秘境放出异象吸引结丹期以下弟子进入其内试炼,里面肯定有了不得的奖励,应该也只对筑基期弟子有用。如果门下弟子能弄出一些千年灵药等宝物,已经是最佳结果。

        商易空的洞府里。

        “落辰,以你的沉稳性格,怎么会第一批进入秘境试炼?先不说那里的危险程度,你现在也才刚进入中期不久,离结丹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何不等进入几波后估算一下风险,再决定进不进秘境?”

        “我听说进入秘境试探的邪道弟子,闯过第一层花费月余时间,不知道秘境中关卡共有几层。要是进入的晚,就算在里面得到可以兑换功绩点的宝物,也有可能错过一年的截止日期。”

        “我明白你的想法,可是第一批入秘境,不可预测的危险太多!哎,不说了,你决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你就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吧?”

        落辰拿出一张地图和一个黑色令牌递给商易空“这段时间我在宗门和玄月宗的查了一下,没有得到过多信息,我想让你抽空去一趟天机阁,确定这两样东西的确切信息。”

        “楚国令!南澳大陆没听说有楚国呀?”商易空拿着令牌说着“放心吧,我没有资格进入秘境,就算有也没你那魄力,有大把时间把你交代的事情办好。”

        ……

        宇文香的住所。

        “宇文仙子,这是一一母亲的储物戒和一一父亲家族秘典《天工神典》,合适的时候交给她吧。这部《天工神典》是段家不传之密,我答应过段大哥不传阅外人,还请帮一一保管,等她修炼略有小成时,让她自行修炼!”

        看着落辰像交代后事般嘱咐自己,平静的说道“第一批进入秘境的弟子中有你?”

        “是的,明天出发。”

        “为了化羽丹?”

        “是的。”

        “想过风险吗?”

        “想过。”

        “就算你九死一生的得到化羽丹奖励,你又有几成把握结丹?这么做值得吗?”

        落辰盯着宇文香的眼睛看了很久,平静的说道“值得!”

        ……

        任从山的洞府。

        任从山看着向自己禀报秘境之行的徒弟,叹息道“虽然你拜入我门下的时日不多,看得出你是个稳重有主见的人。虽然你此时去冒险未必合适,但为师支持你的选择。毕竟修道之路要靠自己去闯,凶险未必不是福缘。你一切小心吧!”

        ……

        几人的劝阻之意落辰怎会不知,可是他资质有限再惧风险,想要结丹纯属妄想。他还有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必须去!自从见到南荒传出的异象光柱后,他有种强烈的欲望想到光柱的地方,仿佛是光柱在召唤他,这种欲望越来越强烈,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