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520 - 科幻小说 -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在线阅读 - 第129章 分河

第129章 分河

        人在缅北,打成最强轻步兵正文卷第129章分河万邦距离三福十公里,距离金三角公园15公里。

        由于速度的优势,东风兵团到达的时候实际上已经与后面的追兵拉开了接近20分钟的距离。

        而20分钟,实际上已经足够了。

        凌晨3点30左右,万邦码头。

        那艘陈沉在上一世见过的油船就那么毫无防备地停在码头上,往来的油罐车正在排队,准备从油船上运油。

        这其实是一个常规操作,因为这个时间点是各个加油站最空闲的时候,用来补充油料最合适不过。

        时机完美,位置完美,状态完美,运气完美!

        它甚至还是启动着的。

        几乎没有犹豫,陈沉立刻下令靠岸抢船。

        他把船交给了已经熟悉了操作、有过开船经验的大鸟驾驶,自己则随队下了船,李帮继续操作高炮。

        而当8个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男人冲到岸边时,油船边上负责安保的雇佣兵直接就傻了。

        押了那么久的船,抢劫的不是没遇到过,但.这么明目张胆的,还真他妈少见啊!

        “我们是糯康的人!”

        领头的佣兵大声喊道。

        “真的假的?真是糯康的?”

        陈沉开口问道。

        “真的是!你们去打听打听,我们这些人跟着糯康都干了几年了,都是朋友,没必要吧?”

        “真的干了几年了?有没有干得短的?”

        “没有!都是老人!都是心腹!不是心腹谁能干这活儿?”

        那就没说的了。

        陈沉给了白狗一个眼神,这一次,后者终于没有理解错。

        m240首先开火,紧接着,不到20秒时间,所有持枪佣兵被扫荡一空。

        “我们要炸了这艘船,抢了糯康的货,他敢来我连他一起干了!”

        “不想死的就下船,我只给你们两分钟时间!”

        示威的枪声响起,船上仅存的几个武装分子终于吓破了胆,沿着舷梯一路走了下来。

        不下也不行啊!

        谁见过这么干活的!?

        抢劫就抢劫,直接动手杀人?——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陈沉压根就没打算放过任何一个给糯康做事的武装分子,尤其是在三福附近的河上做事的那些。

        因为他放过的每一个毒贩,在未来都有可能是那场惨案的凶手中的一个。

        就算那一场不发生,也还会有另一场。

        所以,干嘛不全杀了?

        不是吧,不会真的有人同情毒贩吧?

        不会真的有人跟毒枭谈恋爱吧?

        嘿,要真让自己遇上了,一定让他们好好尝尝东风兵团的特产呢~

        看着战战兢兢的毒贩武装人员,陈沉开口问道:

        “船长呢?哪个是船长?”

        话音落下,一个中年男子立刻走了出来。

        “我是,我是!”

        陈沉扫了他一眼,开口问道:

        “里面装的是什么?”

        “两个罐子,一个小罐子是液化石油气,大罐子是汽油.”

        卧槽?

        居然还有液化气?!

        那爽了。

        大蹦蹦!

        “船是启动状态的吗?怎么开?”

        “启动的!启动的!船舵加油门,没什么特别的”

        “让你开到三福去要多久?”

        “三福.30分钟——不!20分钟!”

        10公里,20分钟,虽然是渔船改的,但也太快了。

        伱吹什么牛逼呢?

        陈沉翻了个白眼,继续问道:

        “好好说,到底多久?!”

        “30分钟!30分钟绝对够了!!”

        船长这回老实了,陈沉微微点头,对他说道:

        “上船!把船给老子开出港!”

        “猴子,过来装两桶油,放突击艇上备用!”

        “白狗,矮脚,杨树,去突击艇上取炸药!”

        “顺便把多取几个雷管,其他人检查一下看机枪里有没有曳光弹,拆出来,装到备用弹匣里!”

        “全部装在最前面!”

        听到陈沉的命令、看到陈沉的布置,所有人都知道他要干什么了。

        大蹦蹦!

        超级大的大蹦蹦!

        此时,陈沉已经跟着船长上了船,而其他几名武装人员则毫无例外地被处刑。

        那些前来运油的加油站安保瑟瑟发抖,他们中有几个跟糯康也有关系,正在庆幸自己没有蠢到主动报出名号。

        ——

        但,这也不怪那些武装人员蠢。

        在这里,糯康就他么是天啊!

        他的武装力量,甚至比常驻在这里的几个国家的正规军还要强!

        谁敢惹他?

        但这些人不仅敢惹,而且看他们的样子,还是要惹到底.

        捏吗,赶紧跑。

        糯康被盯上了!

        而能盯上他的人,一定都是有能力干掉他的!

        这狗日的时日无多了!

        这是所有围观者心里共同的想法,陈沉还不知道,自己在无意之间,居然已经动摇了一个毒枭的威望

        不过,他现在可没有时间管这个。

        船出港之后,陈沉仔细询问了几句话,默默记下了船长的口音,当着他的面模仿了几句之后,便一枪就干掉了那个船长。

        这人手上纹着几个泪滴的纹身,有些不伦不类,但陈沉却知道是什么意思。

        ——

        从墨西哥那边流传过来的,杀人标记!

        该啊,赶时髦啊。

        你不赶这个时髦,我还真不一定杀你.

        “白狗,布置炸弹,知道怎么做吗?”

        “不太知道!”

        白狗坦诚的回答,而陈沉思索片刻后,开口回答道:

        “所有c4都用上,沿汽油罐环形布置,爆炸面朝上。”

        “其他常规炸药跟c4间隔放置,注意引信长度和炸药爆速差。”

        “目的是把油桶掀了,然后把燃油抛洒出去,明白吗?”

        “明白!但我们没有白磷!”

        “用不着白磷!”

        陈沉没有丝毫停顿,继续说道:

        “液化气罐就是最好的助燃剂,放一个c4在顶部,优先引爆。”

        “你会做遥控引爆装置吗?没有电打火就给我留条引信,我来点!”

        “没事,我们上次打第七旅营地做的还有!”

        白狗远远回答,而陈沉则是松了口气。

        这样的手下,省心啊。

        白狗细致入微,但激进无比;石大凯战战兢兢,刹车踩得一绝。

        卧龙凤雏都有了,还愁兵团不能发展壮大?

        油船一路向前行驶,速度逐渐提高,而白狗也终于布置好了所有炸点。

        事实上,一些电影桥段中的、一枪或者一炮就把油罐打爆的场景是绝对不可能存在的,且不说氧气不足这个问题,光是让汽油燃烧就不容易。

        烟头的温度够高吧?中心温度800度以上,但根本就点不燃汽油。

        而火柴呢?焰心温度也就600度,却完全能够点燃。

        这是为什么?

        一句话,明火和暗火的区别。

        汽油这种液体跟大多数人想的不一样,在液体状态,它是根本就不能燃烧的。

        只有用温度蒸发,使空气中的气体浓度达到一定的水平,它才有可能被引燃。

        而陈沉之所以要布置那么多的c4,目的就是要把这一整罐汽油抛飞到空中,形成海量液滴、增大挥发面积、提高空气中的可燃气体浓度、然后再用曳光弹点燃!

        至于那罐液化气?

        锦上添花。

        这玩意儿是所有油罐储存液体中爆炸威力最高的东西,因为它在失压之后会立刻变成气体,形成广阔的可燃可爆区域。

        只需要一点小小的火花,就可以将其点燃。

        理论上说,c4爆炸本身就能引起液化气罐的二次爆炸,只不过要碰运气-——但,有曳光弹就不需要碰运气了。

        这玩意儿打油箱不一定能打爆,可打空气中的汽油蒸汽,那纯纯一打一个准。

        不过要是有穿甲燃烧弹就好了,那更稳妥。

        哎?我们不是有一具85式23毫米高炮吗?

        这玩意儿的弹链里,应该就夹杂了wb148p式曳光穿甲燃烧弹啊.

        想到这里,陈沉赶紧问道:

        “1号,检查下看高炮的弹链里有没有双红圈尖头弹!”

        片刻之后,陈沉收到了来自李帮的回复。

        “有!每五发里有一发!”

        稳了。

        定向炸药抛飞,普通炸药扩散,曳光穿甲燃烧弹引燃。

        这就是用油罐制造大蹦蹦的标准流程!

        油船还在一路前进,为了保证跟随,突击艇也放慢了速度。

        不过还好,现在他们距离后方的追兵还有15分钟左右的领先优势,就这个优势,就足够他们坚持到三福了。

        不管糯康的人在哪里拦截,这一次,他们都要飞上天。

        陈沉长舒了一口气,开口下达了新的指令。

        “白狗,去把船尾的围栏给我卸了,找东西给我做个跳板。”

        “待会儿你们先撤,我要从船尾跳水,得保证尽量远离螺旋桨涡流。”

        “开什么玩笑?!杨树,去开船!团长先撤!”

        “开你个头!”

        陈沉立刻打断了白狗,继续说道:

        “你以为船是谁都能开的吗?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得了!”

        “那我和杨树留下掩护”

        “不要给我犯这种蠢!”

        陈沉断然喝到:

        “我他妈不是送死,这是唯一的办法!”

        “你们没有人会开船,控制不了方向就是前功尽弃。”

        “每多一个人掩护我,后面的突击艇就要在空旷水域上多静止停留几秒甚至十几秒。”

        “这十几秒的时间,人家rpg都轰你头上了!”

        对讲机里沉默了几秒钟,白狗最终回答道:

        “明白!依照命令执行!”

        这一刻,白狗心里百感交集。

        沉船真的不符合他认知中任何一种对于团长、对于长官的印象。

        首先他绝对不是贪生怕死的“指挥型人才”。

        但你要说他身先士卒?

        也不完全是。

        他的身先士卒绝对不是为了所谓的“鼓舞士气”、以身作则,更不是为了装腔作势。

        而纯粹是为了最高的效率、最高的成功率,所以把每一个人的作用都算到了极致、发挥到了极致,连他自己也是!

        这样的人你说他大公无私?

        那更不是。

        他只是锱铢必较,只是一心求胜!

        跟着他,一定有肉吃!

        没有再过多犹豫,白狗做好了陈沉需要的跳板,随后带着几人一起从跳板上跳水,游出几十米后,登上了接应的突击艇。

        而此时的陈沉,则紧紧盯着前方,盯着三福的方向。

        敌人就在那里。

        但很快,就要不在了。

        不久之后,三福附近狭窄河道的水面上。

        一艘武装快艇来回穿梭在河面,指挥调度着所有临时调来的船只。

        他叫苗昂,是糯康手下一支“团级”毒贩武装的团长,今天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实际上也是临危受命。

        他带领着12条船,接近200人,将要拦截即将到来的一艘突击艇,而那艘突击艇上仅仅只有10人。

        这看上去是一个简单的任务,但苗昂却很清楚,能从505旅手里把这艘船硬生生地抢过来、还能沿着湄公河一路开到这里的,绝对不可能是等闲之辈。

        听说他们的船上有一门23毫米高炮,那应该就是他们致胜的法宝了。

        ——

        但那又怎么样呢?

        我12条大型武装货船顶在前面,你又怎么应对?

        打?

        我才不跟你打,我就堵着你。

        你把子弹打完吧,哪怕你子弹再多,那也总是有一个上限的,你可以试试打完子弹炮弹,能打沉我几艘船!

        耗下去的话,吃亏的是谁?

        我反正又不用跑,大不了你们直接弃船呗,那我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反正我要的是船,不是人.

        探照灯的灯光不断扫过河面,远方的天色已经有些微微亮起,苗昂举起望远镜,紧紧盯着水天一线的河面。

        而就在几分钟后,就在他的眼睛已经有些疲惫时,一艘船影终于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还看不清到底是什么船,但好像不是突击艇啊?

        一旁的副官也注意到了驶来的大船,观察片刻之后,他开口说道:

        “好像是坦津那小子的油船,他可能是没收到通知,在万邦卸完油,要到三福重新装货。”

        听到这话,苗昂微微点头。

        这是个很合理的理由,毕竟他们是要抓人,而不是要完全封锁河道,有船过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

        不过,在这种特殊时刻,一切都要以谨慎为先。

        于是,他开口下令道:

        “所有人做好准备,架好无后坐力炮,瞄准油船。”

        “啊?团长,这可是油船啊!就算有问题也不能打吧?”

        “你不是说是空的吗?”

        苗昂有些不悦,而副官则是耐心解释道:

        “肯定不是完全空的,不过越是空的越是容易爆炸——无线电问一下就好了,如果真有问题,我们再考虑拦截。”

        “现在去问!”

        “明白!”

        副官立刻回答,随后他拿起无线电的话筒,对着正在快速靠近的油船发出了口令。

        “坦津,什么情况?”

        片刻之后,油船那边传来了略带嘶哑声的答复。

        “有人追!后面有人追!快放我过去!油罐要爆了!”

        一旁的苗昂听到了无线电里的对话,他的心猛然一紧。

        突击艇终于到了。

        当机立断,他下达指令道:

        “放他过来!准备战斗!”

        “明白!坦津,过来!”

        排列在河上的货轮逐渐让出了一个狭窄的通道,但还没等通道成型,苗昂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

        不需要用望远镜,他已经发现了那艘油船上的异常。

        甲板上,看不到任何一个水手。

        完了。

        这他么是来冲卡的!!

        “炮!上炮!把它打沉!!!”

        苗昂的声音嘶哑且歇斯底里,然而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有人从船尾跳进了水里,而油船则仍然一往无前地撞了过来。

        是的,23毫米高炮打不沉货船。

        可问题是,己方的rpg和无后坐力炮,就能在短时间内打沉一艘全速状态下的油船了?!

        只能看运气!

        距离已经拉近到150米,密集炮火之下,油船终于开始倾斜,但速度仍然不减。

        “开火!开火!”

        “撤!带我撤!”

        苗昂的眼神里写满了恐惧,扭头看向了似乎遥不可及的河岸。

        这是他人生中看到的倒数第二个画面。

        而倒数第一个.

        则是那艘油船上爆起的,冲天的火光。

        地狱业火从船上腾起,又从天上落下。

        冲击波横扫整个河面,以油船为中心,扩散到周边数百米的距离。

        河面凹下去了一整块,如同被天罚重锤所击中。

        甚至于,如果从空中观察,都能直接看到河底。

        寂静之中,泼洒的烈焰席卷而过。

        摩西分开了红海,陈沉分开了湄公河。

        用一艘爆炸的油船!